问答详情

台风预警
台风预警 邀请你回答

猫咪营销中心在哪里找

时间:2024-06-15 16:3337 人浏览举报
标签:
营销

全部回答

  • 在在
    在在
    2024-06-15 16:33

    大家好,关于猫去世后的处理方法,一般有三种方法。1.找专业宠物殡葬主人对宠物很重视,经济上允许,希望留下纪念。不少大城市都有专业机构提供火化、安葬服务,网上搜“宠物殡葬”或“宠物墓地”即知。2.自行掩埋、放在树上,农村或郊区较为常见,需要拥有自主土地。城市居民不可在绿化区中随意掩埋动物尸体。有动物防疫方面的风险,说不好听的,埋浅了还会被野狗刨出来。若干年后土地被占用也是个问题。放在树上的话没有太多讲究,根据猫主意愿选择一棵适合的树。3.交由宠物医院处理如果不想带回宠物遗体,又不便自行处理,可支付一笔费用给医院请他们代为处理。正规宠物医院有定期医疗垃圾处理途径。下面是一个朋友的自述。猫猫死后,如何处理成了巨大的问题。从某度上搜索了两三个小时,最后决定采用动物火化的方式,联系了本地一家24小时营业的宠物火化机构,当机立断凌晨便驱车前往郊区山上的地址。本地这一家机构已经比较成熟,火化价格只花了五百块,价格适中,到达的时候有人接待,也有供顾客选购的骨灰罐排列在侧,之后一切都进行得顺理成章,火化时间在半小时左右,期间等待的过程无比煎熬_当时我和男票也是恍神,凌晨火化完之后,抱着手里小小的一罐,又浑浑噩噩的回到家里,一夜无话。第二天大脑才又开始工作,思考如何安葬的问题。八哥君的骨灰在家里停留了两天有余,我们终于决定将它安葬在正规的宠物墓地中,其间联系寻找的过程就不再赘述。大概是这样的经历我才认识到,宠物后事这片领域,实际上已经颇具规模(本地而言),甚至可以选择墓碑与墓地,价格从500-3000不等,自由选择,还可以把爱宠的照片和墓志铭提供给墓园,制成墓碑,以便日后回来祭祀。也许很多人觉得给宠物专门修个墓地这种行为太过,问过墓园也有树葬的方式,直接将骨灰盒埋在或洒在树下,做上一定的标记,环保无害。墓园中已经安葬了几十只宠物,树葬、土葬、墓葬都有,其中大部分都是火化之后再安葬,墓园土地是私有的,没有土地使用权的问题,长久性和安全性也有保障。

  • 格子
    格子
    2024-06-15 16:33

    作者:冰块儿1 第1章中午十二点,电视台大厦摄影棚内,一档名为《超级访客》的访谈节目正录制着。女主持人范薇将鬓角的发丝往耳后一撩,露出薄施粉黛的秀丽脸庞,声音温柔似水:“你的粉丝一定很想知道,你歇影这一年做什么去了,能否告诉大家呢,流深?”江流深粲然一笑,脸部轮廓分明硬朗,鼻梁高挺眼窝深邃,眼尾却微微上挑,带着几分轻佻的痞气和若有似无的深情,似是一坛陈酿,往里看去是漆黑的,却能瞬间让人沉醉在里头。连说出的话也相当“醉人”。“我的粉丝应该都知道,我去英国温斯特大学进修表演了,看来范老师不是我的粉丝啊。”范薇笑容一僵,立刻掩饰了过去,打趣道:“怎么会呢,我可是看着你的戏长大的。”“范老师客气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您比我年长,应该是您看着我长大才对。”江流深依然温文尔雅地保持着微笑。“也对,呵呵……”范薇尴尬地笑了笑。业内都说江流深是个披着优雅绅士皮的毒舌恶魔,她原本不信,一个男人英俊到这种程度,性格坏点儿又怎么了?或许还更添魅力呢。直到访谈开始,她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秉持着敬业的工作态度,她只能按捺住火气问下去,却故意挑了个尖锐的问题。“为什么突然决定歇影一年去进修呢?是不是前年没能蝉联金影奖最佳男主角对你打击太大了?”这个问题让一旁的导演都捏了把汗,生怕向来玩世不恭的江大影帝突然甩脸色不干。可江流深面无异色,语气随意:“就想给自己放个长假呗,总得找个正当理由粉丝才能接受吧,何况我都蝉联两届最佳男主了,要是再赢一届,我怕其他人都心灰意冷失去斗志了,那我岂不是成了演艺圈的害群之马?”说完又冲导演笑了笑:“这段记得剪掉。”范薇嘴角一抽,算是明白了,十二岁就参演至今艺龄已十四载的史上最年轻影帝江太子爷,确实是演艺圈难得一见的奇才加奇葩。录制结束一回到休息室,江流深便卸下了优雅的风度,“啪”地一声将台本甩到桌上,不耐烦地扯开两粒衬衣袖扣。“服了,你看到那姓范的眼神没?都快冒出火了,她难道以为我会被她这种平胸大妈勾引?”助理徐阳忙不迭地替他脱下西装:“火再旺,也被你怼灭了。”江流深冷哼:“小芙被这女人嘲过,她能忍,我可没那么大方。”江小芙,天疆娱乐董事长的独生女,目前正担任某档热门娱乐综艺的唯一女主持人,本可以凭借家境背景在这一行混得风生水起,偏偏不爱走寻常路,隐瞒身份低调做人,可又因年轻貌美蹿红迅速,总有明里暗里说闲话的,讥讽她是靠潜规则上位。徐阳道:“知道你最疼你堂妹,但你也太不给面子了啊我的哥。”“面子?我没要求他们台长辞了她就已经够给她面子了。”江流深松了松衬衫领口,往沙发上一坐,架起长腿,朝徐阳抬了抬下巴:“晚会的串词再给我看一遍。”徐阳立刻从包里拿出一叠纸递给他,心下稍感欣慰。江太子爷虽然总是一副游戏人间的散漫享乐态度,对待工作倒也兢兢业业,比起那些一有点人气就目中无人颐指气使的鲜肉来说,算是好带多了。江流深看了会儿节目流程,目光落到某个名字上,微微皱眉:“这个叫夏希艾的什么来头,昨晚彩排居然没来,这么大牌?我怎么没听说过。”徐阳对娱乐圈近闻如数家珍:“就你歇影这一年红起来的,你没听过也正常,选秀出道的歌手,被称为天籁之音,歌唱得好,长得也好看,是现在新人里最火的,一年就三千万粉了。”“三千万?坐火箭飞升啊这是?”江流深虽然自个儿微博粉丝比对方多了两倍,现在九千多万,可那好歹是这十几年认认真真靠脸靠实力打拼出来的人气和国民度,通常爆红的新人一年能涨一两千万就算顶尖了。这姓夏的区区一个选秀歌手,居然能涨三千万之多,即便在人气偶像层出不穷的娱乐圈也属相当罕见了。“捧得越高,摔得越惨,就这工作态度,过两年就查无此人了,你信不信?”江流深不屑。他见多了这种一夜爆红的鲜肉流量,没几个能在娱乐圈真正立稳脚跟,前些年大火的那些星光熠熠的名字,现在早就蒙了一层灰了。他又看了眼节目单上“夏希艾”这三个字,冷哼一声。“我主持的晚会都敢放鸽子,看我今晚怎么整他。”2 第2章一年一度的中秋晚会,其隆重程度仅次于春节晚会,除了老一辈艺术家之外,向来只有最当红没黑点的明星艺人可以登台表演,全国实时直播,容不得一点差错闪失,是故所有表演嘉宾在晚会开始前三四个小时就已到达了后台化妆间,进行紧张忙碌的准备工作和花絮采访。化妆师Sherry用刷子取了点定妆粉,轻轻扫过面前人精致的脸颊和鼻尖。“阿、阿嚏!”夏希艾揉了揉鼻子,清俊的眉眼皱起来:“好痒……能不化了吗?”Sherry笑道:“也不是不行,你本来就长得好看,但不定妆的话一会儿会出油,你也不想满面油光地面对全国观众吧?”夏希艾一听这话,只好认了,脸上还是不太情愿:“我有时候会想,粉丝到底是喜欢我的样子,还是喜欢听我的歌。”他长得俊俏清隽,瞳仁大而黑,可亮澄澄的眼睛里无端带着几分生人勿近的凉薄,又因不爱笑,总冷着张脸,常被粉丝们戏称为“盐系小天使”,此刻露出略显苦恼的神色,连Sherry这种见惯了明星的老阿姨也忍不住母爱泛滥。“当然是都喜欢,弟弟你这是老天爷赏饭吃,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她最后扫了一下额头,“再涂个唇膏就完事了,张嘴——”夏希艾立刻听话地张开嘴,希望她赶紧化完。“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唇形吗?”Sherry边拿唇刷上唇膏边问,见夏希艾摇了摇头,笑着说:“这叫爱神之弓,你看,你这儿上唇边缘是弓形的,唇珠明显,很有特点啊。”夏希艾不甚明白,他不觉得自己长得有什么特别的,甚至还不太满意,明明都二十出头了,脸部轮廓还不如一些十几岁的少年偶像硬朗分明。化完了妆,穿上演出汉服,他的无脑吹助理许彤在一旁直吹他貌美若仙子,夏希艾无语:“够了,带我去拜访一下导演,我昨天没来彩排,得去道个歉。”他昨晚原本是要来的,然而公司给他安排的商演行程太满太赶,累得焦头烂额。他前几天就开始身体不舒服,昨晚的活动又遇上了小雨,为了不辜负粉丝的期待,硬撑着唱完了歌,结果一下台就昏倒了,被送到医院输了一晚上液,刚感觉恢复了点精神便赶来现场。所幸他的表演并不需要多少走位动作,今天提早来熟悉了一下场地,应该没多大问题。许彤笑着继续吹:“没问题!我们家希艾真懂事!一会儿给你买你最爱的奶茶!”夏希艾点点头,催促她赶紧带自己去。俩人刚走出化妆间,忽然看到过道尽头的后台大门被撞开,一群媒体记者挤作一团拥进来,似乎在竞相拍摄什么人,闪光灯嘈杂声不断。这浩大的阵仗夏希艾不是没见过,他出名之后每次接送机都会有这样长枪短炮的场面,可今天的晚会除了他之外几乎都是老一辈或实力派,即使有几个偶像歌手,人气也没有那么高的。“这谁?”他好奇地问。许彤也在踮脚张望,突然仿佛瞧见了什么,激动地惊呼一声:“是江流深!!”“原来是他……”夏希艾的眼神跟着亮了。他在19岁参加选秀之前,其实并不怎么关注娱乐圈,但江流深这个名字实在太过耳熟能详,每年暑假电视台都会轮播他曾参演的经典电视剧,担当男主的知名电影更是数不胜数,光夏希艾能列举出来的就有七八部。他也踮起脚张望:“我还没见过他本人呢,不知道是不是长得像电视上一样。”说话间,那群人已经簇拥着中心之人到了跟前,提问声一个盖过一个:“深哥!看这里!请问你这一年在国外进修表演有何收获?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你是不是因为错失前年的金影奖最佳男主才歇影一年的呢?”“流深!这是你第一次担当主持人,还是这样的大舞台,紧张吗?”媒体记者的各种声音语调混杂在一起,乱哄哄一片,能听清的没几个。被围在中间由保安护着前行的江流深戴着大框墨镜,只有高挺的鼻梁、微挑的嘴唇和俊朗的脸部线条暴露在接连不断的闪光灯中。他走到自己的化妆间前,忽而一抬手,摘下了墨镜,在众人还未开始疯狂拍摄前,不带温度地勾唇一笑。“怎么,我歇影一年,大家是忘了我不喜欢闪光灯吗?”他直接点名了几个镜头快戳到脸上的:“康宇传媒,新娱频道,乐乐电台,阳光文化,你们几位,新来的?”徐阳在一旁焦急地扯了扯他衣袖,可江流深丝毫不以为意,继续道:“各位媒体朋友想采访,那就好好问,你们尊重我,我才能尊重你们,把后台搞得这么乱哄哄的,影响我也就算了,要是影响了——”他的话语戛然而止,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感官灵敏的娱记们立刻顺着他视线,回头看向对面的化妆间。夏希艾突然被十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盯住,心下一怵,赶紧拉着徐彤躲回了自己化妆间,“啪”一声关上了门。娱记们只好又转头去采访此行重点对象。可面前哪里还有人影?3 第3章徐阳锁上门,虚脱般倒进沙发:“早知道应该再多喊几个保安,我感觉我被挤瘦了十斤……你说你这一年没出现了,人气怎么不降反升啊?”江流深挑眉:“怎么说话呢?”徐阳翻白眼:“你还敢说我,刚刚在外面也太嚣张了吧?当心今晚‘江流深甩大牌’就给买上热搜,有些人心眼小着呢。你才刚回归,低调点儿行不?”早已在化妆间等候的造型师Alan笑道:“我们深哥还用担心这个?谁敢写他一句坏话,立马就被江夫人请去喝茶。”但凡了解点娱乐圈八卦的,都知道江流深家最令人忌惮的不是他叱咤商界的董事长父亲,而是那位雷厉风行却宠儿过度的歌星母亲。但凡自家儿子有任何负面不实新闻传出,往往不到半天就能将其扼杀在根源处,否则以江流深这脾气性格,怕是早就被媒体喷得体无完肤了。他也丝毫不介意利用家里资源摆平那些莫须有的事,他可不像江小芙那傻丫头,明明出生在终点线,非要退回起点线,给自己找罪受。“我妈这两天忙着筹备世界巡回音乐会呢,我都好几天没见着她了。”江流深往化妆椅上一坐,闭上眼,突然想起了什么,又睁开眼。“刚刚站在对面门口的,谁啊?”徐阳还累着,开了瓶矿泉水,随口道:“就是之前跟你说过的夏希艾啊。”“哦,就是他啊……”江流深琢磨了会儿,“他旁边那个小姐姐胸真大。”“噗——”徐阳水喷了一地。“哥……您真的是……能不能有点身为偶像的节操??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这种事心里想想就好!别说出来!”江流深浑然不觉有什么不妥:“我可是实力派,就算是偶像又怎么了?偶像就不能喜欢巨乳萌妹了?就不能做个正常男人了?”徐阳无语凝噎。这位祖宗曾在成年生日会上被问及理想型时,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当着几十家直播媒体的面说:“没什么特别要求,但必须胸大。”十分钟后这句话就爆了热搜,“没什么特别要求,但必须XX”成为了当年最火流行语。江太子爷风流好色的名头由此广为流传,要不是他的身家背景压着媒体不敢过度八卦,指不定会被添油加醋成什么样。不过徐阳对自家祖宗头疼归头疼,接手贴身助理职位后这五六年间,也了解江流深其实并非人们所想的那种好色之徒。他对大胸妹子的热爱只是欣赏罢了,就跟女生看到可爱猫咪似的,纯粹喜欢,毫无龌龊之念。曾经有些拎不清的女艺人企图以此倒贴勾引,最后都被保镖无情地架了出去。在感情这方面,江流深确实是清清白白端端正正的合格偶像。可谁让他偏偏生了副俊美潇洒的面容,微挑的眼眸看谁都像是深情款款,勾了无数少女阿姨的芳心,哪怕亲口宣告自己绝无感情经历,恐怕也无人会信。“行了……别想些乱七八糟的了。”徐阳心力憔悴地扶额,“我估计门口的记者都被保安撵走了,我去给你拿点暖宝宝来,你多贴点,怕你一会儿又犯胃病。”“好,我歇会儿。”江流深惬意地靠在椅背上,示意Alan可以开始搞造型了。他闭上眼,想养会儿神,可脑子不受控地回想起刚才在走道上见着的画面。浮现出的身影不是大胸小姐姐,而是旁边那个好看得有点过分的小哥哥,一身素白汉服清俊又出尘,像天上来的仙子似的。夏希艾么……如果是艾草的意思,那倒是个动听的名字。5 第5章节目之间的串场过渡由四位主持人两两搭档,江流深上个节目是和主持界的大嗓门邓康一起报幕的,这会儿便换成了美女主持人董子璇。董子璇虽然已是三十出头的年纪,可保养有方,面容依然如少女般明媚娇艳,白皙靓丽,身着鹅黄色晚礼服毫不显黑,连嗓音都是清清亮亮的:“流深啊,你歇影这一年期间,有没有关注过娱乐圈的新闻呢?”江流深依照官方给的串词从容应答:“怎么可能不关注呢,娱乐圈日新月异,后起之秀层出不穷,我要是一年不关注,岂不是太落伍了?”“哈哈,说得有道理,那我就考考你,也考考各位观众朋友,今年啊,有一位特别火的小鲜肉,不仅歌唱得特别好听,人长得也特别好看,你们能猜出来是谁吗?”江流深故作沉思了几秒,这时台下已有不少粉丝激动地喊起了夏希艾的名字,于是他干脆稍稍改了下流程,微笑道:“台下的朋友们已经喊出了我心里的答案,就不用我多说了吧?”董子璇顺着他的话说:“看来也不用让大家猜了,那不如,我们这就请他上来?”“好啊。”江流深语调一降,中气十足道:“下面有请夏希艾为我们带来经典歌曲改编翻唱,《望月》!”当粉丝们热烈的欢呼声平息下去后,黑暗的舞台中心投射下了梦幻的湖蓝色灯光,仿佛如水夜色。伴随着背景萧乐,升降台缓缓升起,一道清雅出尘的身影逐渐出现在观众的视野中。江流深本可以去后台休息片刻,可在台下无意间一回眸瞥见了那道身影,就挪不开眼了。方才未曾发现,此刻环境光暗了,他才注意到夏希艾穿着的那身汉服上点缀了细碎的闪粉,是故在灯光下宛如星芒般熠熠生辉,清俊脱俗中又带上了几分华丽隆重,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偏偏在他身上融合得毫不突兀。“凭高眺远,见长空万里,云无留迹。桂魄飞来,光射处,冷浸一天秋碧。玉宇琼楼,乘鸾来去,人在清凉国。江山如画,望中烟树历历……”清澈明净的歌声犹如甘冽泉水般淙淙流淌而出,台上眉目俊秀的青年高音低音切换自如,情感充沛,将一首用宋词编曲的国风歌曲演绎得淋漓尽致,宛若穿越千年时光而来。江流深在台下静静听着,竟也有些沉醉。看来这小鲜肉还真有点本事,但有本事并不意味着可以不认真对待工作,对方昨晚没来彩排这点仍然令他有些芥蒂。一曲毕,台下掌声热烈,经久不息。江流深稍整服装,便和董子璇上台进行采访环节。并不是每个演出者都有此项待遇,电视台看重夏希艾人气高,能提升收视率,才特意为他多留出了几分钟时间。江流深微笑朗声道:“大家觉得刚才这首歌好听吗?”台下大声欢呼:“好听!!!”还有人激动地叫喊着他们俩的名字,几乎破音。江流深将事先准备的官方问题抛过去:“希艾,听说这首歌你也有参与改编?太厉害了!”“我只参与了一小部分而已,主要还是编曲老师的功劳。”夏希艾不太擅长采访,不过好在有准备好的稿子,“这首歌的词是由我很喜欢的一位宋代词人苏轼写的,我觉得我还远不能表现出他词中的意蕴,今后还要继续努力。”“哈哈,你太谦虚了,值此中秋佳节,你有什么想对家人朋友以及自己送上的祝福吗?”“嗯,我希望我的粉丝们阖家团圆幸福安康,希望自己能创作更多更好的音乐带给大家,有朝一日举办自己的演唱会。”这回答和问题有点对不上号,但江流深没多在意,可能是对方紧张了,忘了说对家人朋友的祝福吧。几轮官方客套的问答完毕,下一个节目的上场时间也快到了,江流深及时收尾:“感谢你的表演,那我们一会儿再见。”夏希艾点点头,准备朝旁侧的下台通道走,可刚一迈开步子,竟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拖地衣摆,一时没保持住平衡,眼看就要被绊倒,他惊慌之下手一挥,抓住了离他最近的人。江流深被猛地这么一拽,差点儿跟着摔倒,好在他反应迅速,一把搂过夏希艾的腰,将他带了起来扶稳。整个过程也就一秒左右,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他们俩已经重新站稳了。夏希艾长舒一口气,刚想道声谢,江流深已拿起话筒从容开口:“希艾啊,看来咱们的舞台听完歌也爱上你了,想亲一亲你。”夏希艾一愣,继而反应过来,跟着观众一起难得地笑了:“谢谢流深哥夸奖。”江流深莫名被那笑容晃了一下眼。“……不客气。”下了台,表演完的嘉宾便没多少事可做了,夏希艾回到自己化妆间,换下了行动不便的演出服,穿上一会儿要出席晚宴的西装,坐到沙发上小憩,闭眼前还不忘吸两口温热的奶茶。许彤刷着微博,兴奋地叫喊:“你的表演热搜第七啦!弟弟冲呀!”夏希艾不甚在意这些,闭着眼迷迷糊糊快睡着了,突然听到许彤“咦”了声。“弟弟你和江流深一起上热搜了哎!”夏希艾心里一跳,睁开眼疑惑道:“什么?”许彤坐到他边上来,把手机递给他看:“喏,就刚刚舞台上你差点摔倒那一幕,被抓拍到了。”夏希艾一看,登时愣住,照片中他衣袂飘飘,被绅士优雅的江流深搂着腰带起来,俩人互相凝视着彼此,看起来竟有几分缠绵,像是在跳一支古今碰撞的探戈似的。“拍得也太好了吧。”夏希艾喃喃道。他都快忘了自己当时有多慌了,毕竟是全国直播的大型晚会,要真摔个狗吃屎可能就成终生的黑点了。许彤点开评论,咂嘴道:“可不,还顺带圈了波cp粉。”评论的画风与这张唯美的照片完全不符:[这也太配了吧啊啊啊啊给我锁死这对!][这是什么神仙颜值????是上天派来净化我眼睛的吧???][我一直以为配得上江流深的只有他自己,是我孤陋寡闻了,这位穿汉服的是哪位仙子?一分钟内我要他的全部信息!][层主村通网?本路人都看不下去了,夏希艾啊!五千年难得一遇的仙子!天籁之音!一开口王母娘娘都得怀孕。][靠,楼上真的是路人吗,本粉丝都不敢这么吹!][夏弟弟刚出道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俩很配了!!可惜当时深哥歇影了呜呜呜呜!!][本南极圈深爱cp粉根本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同框已经快激动死了!结果两位大佬居然砸了颗这么大的糖!!!]……夏希艾:“……他们都在乱说些什么,我跟他又不是一对。”“哎哟弟弟你真是单纯得可爱!”许彤真想啵唧他两口,“这些叫作cp粉,你头一回遇到吧?他们就是觉得你们俩很配而已,不会有什么坏影响的,还能给你涨涨粉呢。“夏希艾皱眉:“那会不会给江流深添麻烦?”“没事儿,江流深估计被凑过几十对了,他不会在意的,你也别往心里去,过段时间就消停了。”夏希艾点点头,思考了会儿,说:“他今天帮了我不少,我想再去道个谢。”许彤看了眼节目安排表:“去吧,这会儿他应该在后台候场呢,我在这儿等你,龙姐让我往官博传点演出照片。”“好。”夏希艾应了声,出了化妆间。他边往后台走边琢磨着该说些什么好。想想真是不可思议,两三年前他还只是一个在社会底层挣扎的无名小卒,如今却成了可以与江流深这种大腕儿对上话的明星了,跟做梦似的。虽然许彤和他的经纪人龙姐总是说娱乐圈有阴暗之处,可到目前来看,他遇到的似乎都是好人。起码比他过去生活环境里遇到的大多数人都好。夏希艾不急不慢地走到了候场处,恰好看见江流深背对着他站在前面不远处,正和身旁的助理交谈着,在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中,那背影显得分外高大俊拔,英气浑然天成。他走近了些,刚想打声招呼,突然隐约听见了自己的名字。“他确实挺火对吧?你看台下好多他的粉丝。”徐阳说。江流深不置可否:“要火还不容易?这年头只要有张好看的脸,包装营销一下,五音再不全也能火,关键是能不能扎稳根,毕竟再大的火也有灭掉的一天,但有根在就不怕。”徐阳佩服道:“还是深哥你领悟得透彻,那你觉得他能扎稳根吗?”江流深想了想,凭夏希艾这张脸和实力,火个四五年估计没问题,只是这工作态度必然会得罪不少人。“看他能不能学乖了,就现在怕是过几年就被更年轻貌美的新人挤下去了,他们公司那位姓龙的大妈不是最爱培养这种小鲜肉了吗?”徐阳点头表示同意,这时工作人员来喊该江流深上场主持了,他回头应了句“我们这就来”,余光忽然瞥见一道身影匆匆走出了后台。他疑惑了一瞬,也没多放在心上,接过江流深抛来的水瓶,目送他上了舞台。

  • 洛尘
    洛尘
    2024-06-15 16:33

    1、交给社区人员。

    现在很多小区、社区都是有这种帮助居民处理宠物尸体的机构的,所以在猫咪死亡后,宠主可以选择将猫咪的尸体交给社区相关人员。或者还可以交给动监所,工作人员处理宠物尸体都是专业的,这样即能妥善处理,也能让猫咪留下尊严,是一个不错的处理方式。

    2、自行埋葬:若是居住在农村的地方,发现猫咪死亡后,主人可以选择自行给猫咪埋葬,但是需要找一个远离水源、没有人生活的地方进行深埋。

    因为猫咪的尸体会腐烂,从而携带很多病菌,对环境、水源、人都有影响的,所以要选择没人的地方深埋,并且要挖一个1米以上的深坑,埋葬前要在猫咪的尸体上撒上生石灰在,河阳可以避免了污染土质。

    这个方法能让猫咪回归大自然,做一个标记,以后想念猫咪了还能去探望一下。

    希望回答能够帮助到您,有其他问题想咨询宠医,点击下方头像,进行免费1对1咨询。

感谢你浏览了全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