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化营销(MarketingAutomation),是基于大数据统计与分析的工具和营销策略,它可在一定程度上自动执行并完成营销任务和流程。自动化营销技术发展到已经被包括中美国企业在内的众多营销人员所采用,也早就被扩展到了客户的全触点和全生命周期,并协同企业的内外生态体系沟通客户。它早已不仅仅是一个效率工具,更是成为了营销人员大规模运营客户时必备的基本能力。

自动营销策略 自动营销策略案例

自动化营销的由来和出现

自动化营销最早出现在电子邮件营销场景中,营销人员会一次性发Email给一大堆人,有些会回复,而有些不会,在对大量线索逐条跟进时,很多线索都无效、不匹配需求或与客户沟通的时机并不成熟。与此营销人员还要从早到晚重复性地跟进大量潜在客户,这使营销人员应接不暇、手忙脚乱。早在1992年前后,美国就出现了用程序自动化来检查客户后续行为,自动触发预设动作的产品。它通过采集客户在交互过程中的行为数据,极大程度上自动判断出匹配度和活跃度,然后通过和CRM(客户关系管理系统)的集成,再结合内容进行大规模营销培养,快速提供关键的客户信息,在提示出最值得跟进的潜在客户后再通知销售接手,这种提高效率的产品,就是自动化营销的雏形。

自动营销策略案例

金融市场一般是不可预测的。所以人们要准备不同的可能结果。那么下面是我整理的营销推广策略案例,就随我一起去看看吧,希望能够有所帮助。营销推广策略案例一: 黄太吉:从“煎饼果子”到“外卖”,3年3变为哪般?时间定格在2012年7月。定位白领一族的黄太吉,在北京建外SOHO西区12号楼一层较为偏僻的位置开了第一家“煎饼果子”店。挑选较差位置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房租便宜,二是线上引流。希图借力互联网工具解构餐饮居高不下场景成本的黄太吉,就这样踏上了创业的征程。互联网餐饮风口,加上出身互联网行业的黄太吉创始人赫畅出手不凡,短短数月,就令黄太吉的“煎饼果子”火爆大江南北,让扎根餐饮行业多年的众多传统餐饮品牌在愕然之下,多的是自叹弗如。黄太吉的成功虽然短暂,但其在营销模式和互联网上的创新,都对传统餐饮业带来巨大冲击,特别是“国八条”出台后,传统餐饮业举步维艰的这几年。而随后声名远播的雕爷牛腩、西少爷们再一次震动了传统餐饮业。传统餐饮人从不屑一顾,到按捺不住关注、学习、应用互联网,甚而四处寻找“灵丹妙药”,主动寻找互联网的入口,餐饮业的竞争迅速从线下转移到线上,并逐渐走向立体化竞争。餐饮业的主动求变,火了大众点评、美团等团购平台,也催热了百度外卖、饿了么、口碑、美团外卖,在百舸争流的移动互联网时代,逐渐沉寂的黄太吉再次出击,竖起“外卖”大旗,携资本青睐以求一博。煎饼果子从“街边摊”到“大雅之堂”2012年,中国互联网行业正在被新浪改写,一个叫“微博”的自媒体平台颠覆了中国,所有人趋之若鹜。这种点对面的开放模式,极具互动性的营销价值,将微博推向高峰。黄太吉能在微博时代迅猛崛起,第一要素在于赫畅的从业经历,使其对互联网行业发展趋势有着精准把握,以及对 广告 设计的精通,对营销的熟稔,给予了他借助新媒体平台,以创意的手法与消费者互动的机会。新奇的餐厅设计,持续不断的话题制造,当然少不了众多的炒作:外星人、美女豪车、特斯拉……一步步将消费者带入舆论的旋涡中心不能自拔。不管是打着好玩的旗号,亦或与跨界的结合,还是对 热点 的抓取,赫畅成功引爆了各种话题,各种新奇的手法,让粉丝们自动在微博上转发,赫畅更是身先士卒与每一个留言的粉丝互动……让煎饼果子从“街边摊”走进“环境优美的餐厅”成为现实,黄太吉的品牌知名度在中国声名鹊起。从“产品矩阵”到“品牌矩阵”黄太吉演绎了一个神话般的 故事 :从“煎饼果子”起步,到多元化品牌矩阵的布局,黄太吉只用了短短的两年时间。这当然是一个神一样的传奇!我们抛开那些玩得极为花哨并被炒烂了的营销手法,去重新审视它的品牌战略。“煎饼果子”是黄太吉的战略大单品,承接的是产品功能和品牌功能,以此吸引资本的输入,以创新的互联网营销得以快速品牌化。从自身发展需求,以及市场多元化的角度出发,黄太吉开始围绕煎饼果子打造产品矩阵:五花肉卷、风味卷饼、豆腐脑、豆浆、油条、自家秘制肉、凉面、卤汁、莲藕猪骨汤、南瓜羹、盖世苏泊汤、麻辣个烫等,酸甜苦辣可谓样样俱全,以此应对单一产品的功能和利润局限性。然而20平方米左右的小店难以承载如此立体的产品布局,消费者的体验较差,相比麦当劳员工每人每小时5单的业务量,。巨大的差距,想必让赫畅吃惊得闭不上嘴。关键是,黄太吉快速扩张的野心并不在此。赫畅开始抛掉对标的麦当劳,喊出百丽来挡枪,为的就是品类多样化下的多品牌运作,而这较能获得资本的青睐。于是,黄太吉以类百丽模式为借口,迅速多元化,想以品牌围剿的形式,将商圈人流一网打尽。2014年6月,赫畅的众多子品牌布满了商圈的各个角落:“从来”饺子馆、川渝风味的“大黄疯”小火锅、主打炖菜的“牛炖先生”以及“叫个鸭子”“幸福小冒菜”……黄太吉神话继续,短短一年多时间,连锁发展40多家。潮水退去方知谁在裸泳,几个月后,餐饮形式突变,投资热逐渐降温,黄太吉也走在了关店的道路上。不是事与愿违,而是事物都有其自身的本质和发展规律,餐饮也不例外。为人类提供食物是餐饮的本质要求,而食物的第一铁律就是“好吃”。以互联网切入餐饮并迅速成功的黄太吉,似乎忽略了这个常识,也许是无意,也许是力有不逮:打着产品主义旗号的黄太吉,在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要名有名如日中天时,却没有去认真研究如何弥补自己在产品上的短板,而是继续在自己擅于传播的长板上不断狂飙。长板越长,短板越发显短。知名度越来越高的黄太吉,使大家对其产品的心理期待也越来越高。名不副实的结果是顾客下次不愿意再买单,黄太吉慢慢从高峰跌向谷底。黄太吉公布投身“外卖”那天,宣告了它彻底走下神坛。赫畅难解“多品牌矩阵”下的困局“我确实败了。”赫畅曾公开承认之前的黄太吉已经成为过往。黄太吉打着产品主义的旗号,却并不能将产品做到极致,而是更多地去塑造概念和炒作,被盖上了过度营销的大檐帽,深陷其中难以自拔。但仅这一点,也不足以搞垮这个互联网煎饼果子之王,有大量资金支撑的黄太吉,有的是时间和实力提升产品。可惜的是,此时它却又走向了多品牌运营之路。作为一个新崛起的餐饮品牌,选择聚焦一个品类来实现竞争破局是不错的战略,黄太吉也得以快速实现品牌的成长。但消费者对黄太吉的认知,恰恰是建立在煎饼果子这一品类上,而多品牌的运营,让消费者无所适从,极大地稀释了黄太吉辛苦建立起来的品牌认知。从黄太吉的扩张角度看,多品牌战略有着强大的强盗逻辑,这也许是黄太吉追逐资本的无奈选择。逻辑没错,但选择的时机可能错了。在赢利能力上,开的店越多,边际成本越高。快速的直营跃进,资金回笼速度缓慢,根本跟不上开店的步伐。赫畅一直对外念叨,“产品=制造 认知”,事实是,黄太吉眼花缭乱的营销告诉我们,它一直游离在产品制造之外来谈认知。消费者不是傻子,短期会为你的营销概念买单,时间长了呢?如果将单店效率与规模发展速度进行有效结合,或许黄太吉不会这么快倒下。打着产品主义的旗号,却行平台战略的构思也没有错,但只是一味地玩概念,消费者就一定会抛弃你。平台战略:“黄太吉外卖”要去向何方?2015年10月,沉寂数月的黄太吉,,它再次被舆论推到风口浪尖,但这次却已面目全非,彻底与过往南辕北辙。这次重生,黄太吉看到了自己的产品短板,选择联手产品生产方打造餐饮外卖平台:开放中央厨房—吸引品牌餐饮产品合作—在黄太吉的中央厨房对各品牌的半成品产品进行加工—集中从中央厨房工厂店进行配送。这种以供应链为入口的模式,背后的逻辑仍然是改变餐饮业居高不下的成本结构:利用外卖送餐,解除传统餐饮成本结构中最大的一环—餐厅场景,以中餐品牌企业产品为核心,形成工厂集中生产模式,并以黄太吉自建的配送团队,进行3公里以内的30分钟快速配送。相比百度、美团外卖等,黄太吉外卖在模式上有新意。百度、美团等外卖对合作餐饮企业的品质把控以及配送效率上都比较差,也解决不了餐饮企业场景成本太高的问题,而且场景还在移动化过程中。黄太吉模式则希望击中这一痛点:品牌餐饮企业负责解决品质和口味问题,黄太吉负责解决销售和配送问题。虽然都是帮助餐厅做增量,但黄太吉想做的是,真正利用餐饮的剩余产能,而百度外卖类则会与在餐厅就餐的顾客抢生意。理论上,善于发现机会的赫畅又找到了一个市场风口,目前已经有不少品牌加入黄太吉的外卖平台上,如传统早晚餐品牌“净雅”“新加坡妈妈烤包”……黄太吉外卖还与百度外卖、饿了么、美团外卖、口碑等达成合作,借用它们的平台资源,形成立体的入口。另一个困难又摆在了赫畅面前,配送团队的高成本和效率要求,以及物流管理需要的高度系统、高度精密的运营体系,是不是擅长概念思维的赫畅所能把控的?如果力有不逮,他是否找到了能与他互补的合作团队?一切都有待时间检验……但不管未来如何,赫畅与黄太吉的创新精神,仍然值得餐饮人学习。在不确定的时代,我们需要让改变发生。

自动营销策略有哪些

中国网民9亿多,每天在互联网上的各种行为又产生了海量的数据,而且这些数据不是静态的,是实时增加的,是鲜活的。怎么从这么多的大数据中找到企业的目标客户?靠的是人工智能,一个人在微信上可能叫小明,在微博上叫小刚,大数据技术可以知道两个名字是同一个人,系统中会给这个人起另外一个名字,一串唯一的数字来识别他。这样这个人在网上的各种行为就被记录和整合起来了,根据这些数据就可以对他进行画像,描述出的画像可能是:男,30岁,白领,刚有小孩,喜欢足球,爱喝酒,喜欢读历史书,等等一系列标签。系统画像可能比你还懂你。

当所有人都被画像了,被贴上标签了。那对于营销人来说,找人就容易了。知道你在网上搜索过什么信息,浏览过什么资讯,去过哪里,买过什么东西。还能推测出你的意图,比如你可能最近要买车,可能要买房,可能要出国留学,等等。这是找人,不仅仅是找到你,还能找到能影响你的人,比如你喜欢刘德华,你最近想买路虎车,那可能在你看刘德华演唱会视频的时候会跳出来路虎车的广告。还能找到你的亲人、朋友、同事,通过影响他们来间接影响你,这叫圈层营销。智能洞察不仅能找人,还能洞察行业趋势、热点、竞争,还能分析品牌竞争、品牌发展、消费决策。

过去营销做策略,通常是一堆人根据洞察结果憋大招,然后写成策略文案,然后再去想这些策略文案在媒体上怎么实现。就需要一个把策略翻译成媒体投放系统能懂的语言这样一个过程,有可能没翻译好导致策略执行得不准。而在智能策略下,整个过程会很平滑,类似一键生成的意思,整个过程都是在线上的系统中自动完成的,因为刚才说的智能洞察是在线上系统完成的,当有了洞察结果后,系统的人工智能自动就能给出在哪些媒体投、投多少钱、怎么投这样的策略,并且这个策略直接就分发到投放系统中,不用翻译,因为给出的策略就是媒体投放系统能听懂的。这些都是我们每天在用的功能。

就是人工智能自动生成内容,你可以理解为机器写稿。不仅能自动写文字,还能自动图片组合,自动生成视频。因为每个消费者都不同,因此商家希望能给每个消费者不同的个性化的广告内容,比如三个人同时搜索同样的词“宝马320”,看到的会是三个结果,一个人看到的是弯道超车的海报,因为他关注操控感,第二个人看到的是一家三口在车里,因为他关注舒适,第三个人看到的是红色绚丽的车身,因为他注重外观。消费者千人千面,如果靠人力为每个人制作不同的广告内容是不现实的,而人工智能可以做到,大大解放了人力。这个技术,术语叫程序化创意。

正是有了千人千面的创意内容,在投放时才能智能地识别面前的是什么人,然后给他符合他的内容,也就是找对人之后说对话。并且在这个过程中还能智能地调整说话的内容。我本来以为你是关注操控性的,跟你说了宝马320操控性强的话,发现你不太感冒,因为我给你的海报你不认真看,那下次你再来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舒适性的话,以此类推,术语叫AB测试。还有预算的智能调整,当我发现关注操控性的人看得多、最终购买的少,而关注舒适性的人容易成交,那系统就可以自动把预算多分配给关注舒适性的人。有数据显示,很多汽车发烧友喜欢特斯拉,但是只看不买。

这个很好理解,就是在广告投放过程中,人工智能自动分析投放的效果是不是达到了之前的策略,实时分析,发现哪儿不自动完善、优化。人找的对不对、是不是目标用户、对的人有没有看到我的广告、看到了广告之后点击没点击、点击了之后有没有跟我互动跟我咨询、互动咨询了之后有没有下单购买或者到我的店里来。如果一切都顺利,哪类人的转化效率更高,对我的价值更大。越优化,广告的效果会越好。

这里说下CRM,客户关系管理系统。过去的CRM通常是销售人员自己录入销售线索到系统中,然后把每次与客户的沟通进展记录下来,定期再去给这些客户分分类,按成交优先级分为ABCD类这样的功能。现在的CRM更智能,成为SCRM,Social CRM。它可以与广告投放平台打通,在广告投放平台中的线索自动进入CRM,因此可以知道线索是怎么来的,例如一条线索是搜索操控性好不好,另一条线索是搜索舒适性怎么样,也知道在这个线索上之前花了多少广告费。智能客服的功能就发挥威力了,销售人员在系统中能看到系统自动给的针对性的沟通话术。

我们假设一个场景,一个关注舒适性的用户看到了汽车广告,广告上有个拨打电话的按钮,他拨打了,然后销售人员的电脑上弹出了这个用户的画像和之前搜索的行为记录,还看到了系统给的建议话术,于是销售人员接听电话,第一句话就说:先生您好,您是希望买更宽敞舒适的车,对吧?您每天送孩子上下学,周末全家出游的时候用车,我们这款车非常符合您的需求。与客户的对话过程中,CRM系统实时语音识别,实时理解客户的语义,实时在销售人员的电脑屏幕上弹出回答话术建议。这就是智能客服功能,已经是实现了的。